mg娱乐场4155母爱故事:妈妈的爱

2019-09-19 17:06 来源:未知

哥快来了。

这年夏天黎晓明回齐鲁老家岳山军队干休所探望八十六岁的老母,给母亲过“八一”建军节。

我们常常在南往北返的车上聊妈。

“八一”清晨晓明起了个大早,冒雨去菜市场采购物品谁承想被淋了个落汤鸡。当晓明浑身湿透透回到家走进客厅,一眼就瞅见老母亲依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,顾不得浑身的水淋淋就拎着各色的蔬菜蹑手蹑脚走进了厨房。不管怎样一定要亲手给母亲过个八一建军节。

一直以来我们都很庆幸没让妈失望,我们很清楚身为妈的骄傲,身上一定要有各自的光芒。哥说我的成就来得最早,妈总是很开心地跟别人说我出过书,据说在网络上很红,每次去书局买和医疗相关的书籍,都会像纠察队员一样检查我的书有没有被放在架上。

晓明拿出自己的十八武艺为老母亲做顿丰盛大餐。要知道,老侯当了十八年兵,唯一一个“团嘉奖”就是做饭挣来的。虽然当了干部,可团首长家请客,都得专车接老侯去做饭。当然了,老侯和团领导有点私交,要不你官再大,老侯决不巴结。老侯的手艺真不含糊,烹、炸、爆、炒,刀工那没得说。三锅同时开炒,只见身影飞舞,菜肴飘香,有章有法,忙而不乱。菜一盘一盘端出……“侯子,你炒菜的本事,咱家就你水平高!”老母亲不知何时站到厨房门口,乐呵呵,爱怜的叫着儿的小名。“妈,您就擎好吧! 咱是谁呀,您先坐坐,一会儿就得!我给您做了一十八个菜,看也让你看饱了!”“就咱俩人,吃得了吗?”老母亲有点心疼,心里想,还是个败家子!“妈,放心吧,我用的是小盘,再给我姐送一点,浪费不了!”老侯知道母亲心痛,怕糟蹋了东西,赶忙解释一番。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老母亲这才放心,满脸的笑容,转身离去……

我总是期待将来有什么大众文学奖等我去抢,站在台上发表讲演时好好谢谢我妈。

老侯扶母亲安坐在餐桌前,老太太看着满桌的菜肴,高兴的嘴都合不上“这麽多好吃的,呵呵。”“妈,这是给您带的好酒,茅台。”“这麽好的酒,喝了真可惜了”老太太心疼的说,“妈,你都多大岁数了,吃了一辈子苦,享享福吧!”老侯和母亲连碰俩杯,酒助人性,老太太高兴的打开了话匣子:“打仗时,有一次陈毅司令员还请我们喝过酒呢!我差点喝醉了!”“是吗!?”“当然了,我还是战斗英雄呢!”……“妈,你多吃点肉,人老了,要多吃点肉。现在大多数人有个误区:认为,年纪大了,多吃素为主,其实是错误的。国外早就报道了……”“俺儿是大科学家,我相信。多吃肉、多吃肉!”看着八十老母亲,香甜的啃着鸡腿……看着老母亲满头白发和满脸岁月苍桑,老侯不知为什麽,视线模糊了,那件刻骨铭心的记忆,浮现眼前……

妈常说,我的文学细胞来自爸,然后提起爸以前写给她的情书。这样说也没错,小时候每周末日记本上的作文功课,三兄弟总得乖乖拟上一份草稿交给爸批阅,反复修改后才准誊在日记上。如果爸很忙,圈改的句子少些,我们就爽得一塌糊涂。

……小时候,妈妈上班很远,工作很忙,每天晚上,老侯和姊妹几人,就像巣里的小鸟,焦急等待叼食回家喂它们的老鸟样等待母亲回来。有一天,妈妈因为工作很忙,回来很晚。姊妹几人饿得肚子咕咕叫,妈妈到家后,顾不得休息,赶紧做饭。当饭端上桌后,姊妹几人狼吞虎咽……此时妈妈才长长喘口气儿……“妈,我们班有个同学,特可怜,都腊月啦,没棉衣穿,只穿了件绒衣。”上高中的大姐,用谈新鲜事儿的口气跟妈妈讲。“怎麽回事?”“听说他是个孤儿!听说,今年过春节都没地去。”大姐又补了一句。只见妈妈叹口气,愣愣神,放下筷子,转身走了……

但再三修改后的句子,就算凑一千句也组不出一篇好文章。

夜里,老侯起夜,看到爸爸妈妈房间的灯还亮着,凑着门缝瞧了一眼,只见灯下妈妈在缝着什麽?……老侯打个哈欠,回屋睡觉去了。清晨,姊妹几个坐在小凳上吃早饭,妈妈走过来,把一块布包着的东西递给大姐,“把这件棉衣给你那同学,大冷的天,别冻着了。对了,叫你同学春节来咱家过!”说完,妈妈急丛丛地上班去了……才七岁的老侯这才明白,妈妈一夜未眠,为姐姐同学赶制了一件棉衣啊!……一粒种子就这样种到了幼小的心灵里,那样的深、那样的……虽然,没有岳母刺字的壮烈激怀,但却那样的润物无声……

小学四年级末的暑假,妈突然兴起让我们兄弟去国语日报社学作文的念头,于是推着自行车,带我们到国语日报社作文班报名。

在国语日报社那里,每次都得完成一篇文章才能离开,并没有谁改完了才能作数的情况,所以我尽情地写,认真地写,写出了极大的兴趣。不能不认真,不能不尽兴,因为妈妈几乎是榨尽每一分力,想办法让我们才华横溢。

当时我虽然小小年纪,却已模糊知道家里的债务状况,妈努力凑钱让我们三兄弟都能补习英文,现在又多了作文,让我感到错愕又内疚。每次老师将牛皮纸袋递上要我拿回家装学费,上面的数字都让我很心虚。

一想到妈绝不在教育费用上皱眉头,我的鼻子就会酸到出水。

小学四年级初,在“丁老师英语”上课的三个年头中,妈会买空白录音带让我们去录,好回家复习。有时妈会跟着我们听,如果被她听到我们在上课时吵闹或乱开玩笑,妈的脸色便会一沉,逼着我们下次上课时乖乖跟老师认错道歉,还会打电话亲自跟老师确认。我想这多少对一个人的搞笑才能有所压抑,但有哪个父母会希望孩子在应该学英文时锻炼搞笑功力?

回到作文课。离题再恬不知耻地回防,是我的拿手好戏。

我很清楚在爸的严格调教下,我的文章在同侪中出类拔萃,只是学校的学科成绩普通,遇到作文比赛时老师老是叫前三名的“好学生”担当重任,我没有机会也没有特别的动机来证明自己除了会画图外的第二专长。

在国语日报社学写作,其实印象中没学到什么,只是铆足了劲写。每次发回的卷子得分都很高,评语也好,所以老师推荐我去考作文资优班。我资优不资优不知道,但就这么有模有样考进去,整整又上了两年所谓的资优作文课。

上了初中后,我不只会写,还多了鬼扯式的幽默,每次乱写的周记都在班上传阅。只要作文课的题目定得有点松散,我就开始借题写小说。上了高中,周记胡说八道的程度彻底脱离常轨,已传到隔壁班轮阅,到了星期五才会回到我手中。然后我当了6年的学艺股长,整整干了6次初一到高三的教室布置。

虽然偶有埋怨,但妈很适应我“搞笑+大而化之”的个性,常常在亲戚面前把我糊涂丢东掉西的个性搬来搬去。对于我后来立志专职写小说这件事,她也给予近乎豪赌的尊重,并没有一直用世俗的职业观贬抑我、逆向激励我,或是过度担心,虽然我的个性充满太多的破绽。

两年前我第一次投稿小说就得了彰化县磺溪文学奖,次年再得一次。妈超高兴,认真地将小说看了一遍。妈总是这样,不管我写了多奇怪的题材,她都会戴起老花眼镜,若有所思地慢慢翻着,用很辛苦的速度。

“我最喜欢《等一个人咖啡》,因为里面的主角讲话根本就是田田你嘛!”妈说。那个故事是妈最快看完的,也最喜欢。

“《等一个人咖啡》的主角……是女生耶。”我愕然。

但想想也是。只有妈妈跟我说过这样的评语,在所有的人都没有发现的时候。

“妈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送我去国语日报社那天,你戴着帽子推着自行车的样子。”我说,说了不止一遍。

每次一本实体书出版,每得一个奖,我都会再说一遍。

什么导演来找我写剧本,什么制片来找我合作,大陆众多出版社来约稿,小说人物要做公仔,受邀到哪里去演讲等等,我都会用超臭屁的表情跟妈说,然后欣赏妈替我高兴的样子。

因为妈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不会对我的热血成就感到羡慕或嫉妒的人。我想让妈深刻知道儿子与她之间的美好联系。

一个作家的三元素:情感,灵感,动力。

我的生命里,妈妈对我灌注的爱,三者兼具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mg娱乐场4155发布于文学_墨笺楼,转载请注明出处:mg娱乐场4155母爱故事:妈妈的爱